媒体视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视角  >  正文
今日中国刊发陈丽丽文章《告台湾同胞书》让两岸越走越近
作者:     文章来源:今日中国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1-04 10:04

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宣示了我们争取祖国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40年来大陆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不断夯实两岸和平统一基础。40年来,大陆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加强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牢牢掌握两岸关系发展主导权和主动权,引导两岸关系克难前行。40年来两岸经济合作持续深化并产生巨大外溢政治、社会、文化效应。2019年1月2日,《告台湾同胞书》发布40周年纪念会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出席纪念会并发表重要讲话,阐明两岸和平统一的必然要求,擘画两岸和平统一蓝图。1979年《告台湾同胞书》的发布,让两岸越走越近,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诠释出了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期待,温暖两岸。

《告台湾同胞书》发布40周年

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宣示了我们争取祖国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2019年1月2日,《告台湾同胞书》发布40周年纪念会在北京举行,习总书记出席纪念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总书记指出“海峡两岸分隔已届70年。194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始终把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作为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习总书记指出:“两岸关系发展历程证明:台湾是中国一部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历史和法理事实,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两岸同胞都是中国人,血浓于水、守望相助的天然情感和民族认同,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台海形势走向和平稳定、两岸关系向前发展的时代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国家强大、民族复兴、两岸统一的历史大势,更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习总书记讲话情真意切,蕴含大道理,包含真感情,宛如中华民族的家书,温暖两岸,表达出了全体中华儿女的期待,再次宣示了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的主张和决心,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对台方针政策的传承与重大发展,奏响了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伟大新时代乐章。

40年来,我们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加强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牢牢掌握两岸关系发展的主导权和主动权,引导两岸关系克难前行。

40年来,我们在中央对台海局势总体规律正确认识的基础上,既着力解决难题,又牢固地在政策上锁定目标、夯实基础,以实践为探索,以人民为依归,既坚持原则性又体现灵活性。既抓住了主要矛盾,又辨清了矛盾的主要方面,咬定青山不放松。

在和平统一政策引导下,两岸共同用第一个10年,打破了两岸长期隔绝的状态,实现了两岸民间经贸文化交流;在第二个10年,达成“九二共识”,实现“汪辜会谈”,奠定了两岸交流的政治基础;第三个10年,促成“国共会谈”和“大三通”的基本实现,标志着两岸关系的显著改善;第四个10年,经历扩大两岸经济交流合作,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到旗帜鲜明的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反独促统”,秉持“两岸一家亲”理念,建构“两岸命运共同体”,以大陆为阵地,主导推进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在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大局,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中,全体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同胞越走越近。

40年的交流与交往,让两岸人民清醒地认识到“合则双赢,通则两利,分则俱败”,也说明和平发展不仅是两岸关系的现实选择,更是一个不可拂逆的历史选择。40年的交流与交往,水落石出的沉淀诚如习总书记所说的“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的民族认同感、文化认同感大大增强,同心共筑中国梦的意志更加坚强”,汇聚了一支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统一力量,两岸同胞越走远近。

两岸经济合作持续深化并产生巨大外溢效应

40年来两岸经济合作不断深化,产生7大巨变与收获。

第一,海峡两岸实现全面直接“三通”,造福两岸民众。2008年12月15日海峡两岸实现了直接“三通”,极大便利了两岸人民往来与物品的直接往来。后又有两岸之间的“台商春节包机”、“台胞春节包机”、两岸海上“试点直航”,再到马英九上台执政后两岸签署通航、通邮等协议,实现了海峡两岸全面直接“三通”,造福两岸民众。

第二,海峡两岸贸易方式、贸易规模、贸易产品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两岸经贸往来从最初始经香港的转口贸易、在大陆东南沿海出现与台湾渔民的海上小额贸易,到20世纪90年代初,由两岸间接贸易逐步转变为直接贸易。新世纪以来尤其是近年来,两岸跨境电子商务贸易出现,成为两岸一种新的贸易。

第三,两岸贸易规模扩大和大陆市场开放度日趋提升。1987年时两岸贸易总额只有15亿美元(当时还是经香港的转口贸易),2017年达2000亿美元,1987-2017年两岸贸易总量增长了120多倍。1990年大陆是台湾第9大贸易伙伴,第5大出口市场,第20大进口市场到目前大陆发展成为台湾第1大贸易伙伴、第1大出口市场、第1大进口市场、第1大陆贸易顺差来源地,两岸市场相互依存度持续上升。

第四,台商大陆投资格局发生巨大变化,创造了诸多“台商发展奇迹”。1980年7月,台商张诏光在漳州诏安创办了“诏正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成为大陆第一家有注册登记的台资农业企业,逐步实现从南向到西进海外投资布局调整,40年来,台商大陆投资由小到大、由沿海到内地、由南到北抱团发展,在大陆形成以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地区为重点的大陆东部沿海向西呈逐渐减弱的梯度分布,经历了由传统的制造业为主转移到以高科技产业为主的投资形态变化,创造了“台商发展奇迹”。从1987年投资金额估计只有2亿美元左右,2017年突破10万家;实际投资金额累计为646.5亿美元,预计加上经第三地等不同方式对大陆投资金额应在2000亿美元左右,成为大陆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资本—台资,形成一个庞大的新兴群体—台商,建立了庞大的台商组织—全国台资企业协会以及100多个台资企业协会地方分会。康师傅、旺旺、富士康(鸿海)等诸多小企业创造了无数神话,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经济奇迹。

第五,经贸园区助力台商相对集中与群聚发展,促进了台商投资与两岸经济合作。在市场引力和大陆政策鼓励和保护下,大批经贸园区或示范区纷纷落地。例如,海峡西岸经济区、平潭综合试验区。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先后建立了6个国家级台商投资区、9个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29个台湾农民创业园;国台办授牌的海峡两岸青年创业基地41个、海峡两岸青年实习就业创业示范点12个,以及省市自行设立的大量不同形式的两岸经贸园区,为台商集中投资与发展提供重要保障。

第六,实现台商对大陆单向投资与旅游到两岸双向投资与旅游转型,但受制于台湾当局长期实行“出宽进严”的两岸经贸与投资政策,进展缓慢。台湾2009年6月底正式开放大陆企业赴台投资,与大陆开放台胞赴大陆投资晚了20多年,而且政策管制与限制颇多,没有彻底开放,导致大陆企业对台投资进展缓慢,截至2018年6月底,大陆对台25亿美元,实际使用台资671.1亿美元。两岸投资的政策不对称性与投资规模不对称性,形成显著反差与对照。台湾当局于1987年开放台湾同胞赴大陆探亲之后,海峡两岸实现了双向旅游,大陆成为台湾最重要的旅客来源泉市场。但限制严格,进展有限,直到马英九执政后才实现了大陆普通民众的赴台观光旅游,而且旅游人数一度出现爆发式增长,2015年达到418万人次(台湾统计)。一年间两岸相互旅游人数规模900万人次(2015年为985万人次)。2016年以来蔡英文民进党重新上台执政,大陆民众赴台旅游出现萎缩,但仍高居境外入岛人数的第一位。

第七,两岸建立了不同性质与层级的经济合作机制化与平台,但受岛内政治因素干扰与影响问题严重。40年来,建立了不同的合作平台、合作机制与合作模式,甚至不同程度的沟通协商机制,签署了包括通航、通邮、金融等23个协议。2016年5月,民进党上台执政后,两岸关系形势逆转,具公权力性质的两岸经济合作机制与平台运行受到重大影响。

两岸经济合作40年的发展呈现出外溢理论所揭示的一般规律性,在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同时外溢出政治、文化和社会效应已经日趋显现,成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重要基础与推动力,但是,其间可供发掘和修正的空间依然巨大,存在的困难与问题依然很多。

两岸经济合作的外溢政治效应与展望

两岸经济合作收获的外溢政治效应主要表现和根本目标就是促进两岸政治互信不断巩固、两岸党际交流机制化、两岸经济关系步入制度化轨道。两岸政治关系一直是两岸关系发展中的敏感领域。1987年台湾当局虽然开放了台湾同胞来大陆探亲并默认了两岸经贸往来,但在政治领域却坚持“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 “三不政策”。然而,随着两岸经贸关系的不断发展,两岸在政治领域也亟需开展合作以便解决在经济关系中衍生出来的种种问题。

在此背景下,2005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北京会见了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实现了60年来国共两党领导人的首次正式会谈,会谈后共同发表了“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提出“建立两党定期沟通平台”的主张。此后,国共两党高层领导人每年会晤成为 “惯例”,两党不同层级的党务人员互访也成为常态。2015年11月7日,两岸领导人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进行“世纪之握”的动作,就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交换意见,这是1949年以来两岸领导人的首次会面。两岸党际交流、两岸领导人会面与沟通是两岸关系发展中的重大政治事项,也是两岸经贸合作外溢出的重要政治效应,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与和平统一进程中已经并将继续发挥极为关键的作用。

1986年12月,国务院公布的 《关于台湾同胞到经济特区投资的特别优惠办法》和台湾当局1987年7月宣布的首批开放29项大陆农工原料间接进口管理措施等。1990年台湾当局调整了“三不政策”,并于同年11月21日成立了官方授权的民间性中介机构——海峡交流基金会 (简称海基会),出面处理官方不便或不能出面的两岸事务。与此相呼应,大陆也于1991年12月16日成立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简称海协会),并授权海协会代表大陆官方与海基会接触商谈。1992年11月海协会与海基会(简称两会)达成在事务性商谈中以口头方式表达 “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这为两岸协商奠定了政治基础。1993年4月,“汪辜会谈”签署的四项协议则标志着两岸经济关系制度化的正式开始。2016年蔡英文民进党重新执政以来,拒不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单方面严重破坏了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使两岸关系陷入僵局。习总书记指出,“两岸关系发展历程证明:台湾是中国一部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历史和法理事实,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两岸同胞都是中国人,血浓于水、守望相助的天然情感和民族认同,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台海形势走向和平稳定、两岸关系向前发展的时代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国家强大、民族复兴、两岸统一的历史大势,更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2019年1月2日,在《告台湾同胞书》发布40周年纪念会上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提出8个“任何”阐述祖国必然统一,号召两岸同胞“携手推动民族复兴,实现和平统一目标”;“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丰富和平统一实践”;“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维护和平统一前景”;“深化两岸融合发展,夯实和平统一基础”;“实现同胞心灵契合,增进和平统一认同”,擘画五大统一蓝图,留住协商统一空间,诠释实现两岸和平统一的信心与决心。

两岸经济合作的外溢社会效应与深化趋向

两岸经济合作的外溢社会效应与两岸社会融合进程息息相关。两岸社会融合是以人为本,以两岸社会为载体,探索海峡两岸在国家和平统一进程中的社会领域互动与整合方式的过程。40年来,两岸经济合作带动了两岸市县乡镇之间工会、农会、渔会、水利会、妇女、青年等基层民众的交流合作,彼此签署了数百项交流合作协议,形成了两岸全方位、宽领域、层次的社会交往格局和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参与广泛的社会交往态势。

两岸社会融合是两岸经济合作外溢效应的重要目标与基础,涉及国家和平统一进程中的社会领域互动与整合方式,意义重大。海峡两岸分隔已届70年,需要以经济为纽带,以为台湾同胞谋福祉为目标,坚持以“以和为善,聚同融异”原则,进行广泛的接触与沟通,增进台湾社会的认同感与归属感,彰显台湾同胞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一员的广泛社会参与,充分体现国家的主人翁精神,建构一个符合两岸社会关系发展特色、适应两岸社会协同发展需要的共同社会发展体系,建构一个“两岸间社会”景象应成为两岸地方县市交流合作的重要内容与工作方向。为此,可在如下诸多方面努力,持续推动和释放两岸社会融合效应。

进一步推动两岸社会制度化单向融合发展。可创设社会融合组织机构,进一步制定就业、就学、就职、就医等相关法律、政策,为台胞大陆社会融合提供稳定的制度框架,处理社会整合进程中出现的问题,同时解决社会融合可持续深化问题,不因台湾政局变化而变更或停滞。

培育和推动“两岸共同生活圈”构建。鼓励台胞积极参与社区组织、社区治理、社区文化、社区服务等领域的交流活动与建设。在确保台胞合法权益的同时,逐步引导台胞参与各种社会、政治生活。开展台商、台干、台属、台生、台职等调研活动,建立健全问候、接待、安居、教育、就医、养老、保险等台胞基层社会化服务体系。其中涉及困难台湾同胞援助救济基金项目等项目。

构建两岸婚姻家庭服务制度。包括两岸婚姻当事人社会化服务;两岸婚姻家庭合作交流服务;婚姻、收养、就业、社保、医疗、公证、户籍、出入境、生育等相关部门咨询服务。

推动两岸基层社会组织交流与合作。推动两岸村镇(乡镇)组织间的对接合作。建立亲缘网络,开展同名同宗村交流、同名村镇续缘活动、共建乡村教育交流基地;

推动两岸基层社会组织间的对接合作。开展农产品契作收购、农产品运销、农产品技术交流与合作、农村基础设施改造、农村经营制度改革等领域的交流活动;

推动两岸妇女组织合作。着力推进大陆妇联与台湾各县市妇女会等基层妇女组织间的对接合作,开启两地妇女经贸、家庭、体育、文化等领域的交流活动。

突破地域空间限制,着重尝试实现与台北、高雄、基隆、台南等县市建立联盟和乡镇合作机制。积极推动两岸民间社会跨域交流与合作,推行政府与非政府、国家与社会协调而非单纯政府控制的开放协调治理创新发展模式。着力在警务和司法交流等方面阐释沟通与合作,力争将有望成为两岸事务重要协商地。

开启两岸社会子系统内在运行协调机制,实现共谋发展,从宏观层面确保两地社会秩序的良性发展与融合。可以尝试在在大陆某个区域率先开启民间多元行为主体协商合作、上下互动、立体动态的合作治理方式与合作,从微观层面开启协调漳台两地社会及各种力量之间的利益关系,实现逐步的沟通、协调、了解与相互认同和互信,化解泛政治化的社会对立与利益冲突。

建构两岸民间社团联合体。岛内农渔会、水利会、基金会、慈善机构、扶轮社、狮子会、洪门、宗教团体、学会、研究机构等各种非政府组织(NGO),均可扩大交流范围和交流层次,打开两岸社会团体双向直接、多元多维的立体交流网络,扩大认同,缩小差异,培育互信与共识,培育两岸社会融合重要引擎与动力源。

为台胞生活适应与社会融入牵线搭桥。率先出台系列政策,使台胞得以从经济、社会、文化、日常生活等各层面接触和融入大陆,实现台胞全面社会嵌入,解决“两岸族”从居住地改变,到对新的社会情境与规范、对新的价值观念与行为模式的适应与社会融入问题。2018年2月,大陆践行中共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总书记对台工作重要思想,秉承“两岸一家亲”理念,发布《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若干措施》(简称“31条措施”)。“31条措施”是社会两岸经济合作收获的重大外溢社会效应与成果,成为是推进两岸融合发展的重要行动指南,为架构“两岸间社会”使命和目标,奠定厚实基础。

陈丽丽 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究院执行院长、首席专家、教授

http://www.chinatoday.com.cn/zw2018/bktg/201901/t20190103_800153249.html